分享

我就是變了!(怪胎之不專業觀后感)


很早之前我就聽過“強迫症”(簡稱OCD),但是了解的不多。就知道強迫症患者會反復洗手。現實生活中我也沒有遇過。由我喜愛的演員林柏宏與謝欣穎主演的台灣電影《怪胎》讓我懂的一些皮毛關于OCD。原來OCD患者不僅是會反復洗手而已。 
《怪胎》的前半段拍的蠻有趣味的。林柏宏主演的陳柏青患有OCD,擁有嚴重的潔癖症,剛開始他為了避免手碰到細菌,只是反復的洗手。到什么地方都要一直的洗手,發展下來,為了不要碰到細菌他起床后做的事情,就是打掃家里,將家里所有地方都打掃的一干二凈,每天都重復的打掃。如果出外必須穿上防塵衣,戴上口罩手套。在平常這樣怪異的打扮勢必會引起人們的矚目。如果是被我們遇見,相信我們也會多看兩眼。但我不知道這是因為電影必須夸張一點的表現,還是有些OCD患者也真的是如此。 
當然有些嚴重的,真的是會影響到日常的生活。在看電影時也想過,如果有一天在公眾場所遇到也有這樣表現的人,我是會如何去看待他呢?覺得他很奇怪,跟身邊的人議論紛紛?還是視他為一般人一樣,或也許是看了一眼后,就回避吧,遇到朋友后,跟朋友聊起今天發現了一個怪胎? 
我們現在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關系,出外都要遵守標準作業程序SOP,而陳柏青的生活也嚴格遵守SOP,包括幾點起床、三餐內容固定、每個月的15號固定出外采購、還各種賬單、看醫生一次。所走的路線也一致,甚至算好了多少步會抵達,如果當中有一些變化,他就會感覺到恐慌。陳柏青因為這樣沒有正常的社交,一般人眼中的怪胎。 
而陳柏青在一次出外采購的時候,遇見了另外一個怪胎陳靜(謝欣穎主演)。陳靜在外待太久,會皮膚過敏。甚至患有偷竊癮。我還是第一次知道偷竊也是一種疾病。兩人的相遇讓彼此知道,世界上不只有自己是怪胎。兩人感覺這就是命中注定,上天安排好的吧,為止兩人開始來往,最后發展成為戀人并同居,過著平淡相親相愛的日子。相愛后兩人也許下諾言說:“一切都不會改變的”。 
我以為電影就會一直如此拍兩人如何在OCD下生活,如何相愛,如何克服OCD,就是一部怪異的來又甜蜜的電影。但沒有想到就在一句“一切都不會改變的”后,來到電影下半部,一切都風云色變。 
一天早上陳柏青醒來,看到窗外有一只鴿子。他被吸引住想去捉鴿子,突然發現他的強迫症就這樣消失了,毫無預警的。陳靜當然不想有這樣的改變,帶他去看一個又一個醫生,想要找回陳柏青的強迫症。當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 
陳柏青看到鴿子,應該就是要表達他脫可以飛翔了,自由了吧。飛出籠子的鳥,如何會甘愿再飛會籠子被困在呢? 
我想,陳靜只是害怕這突然的改變,不只是因為陳柏青的改變,也改變了她覺得會這樣一直一直到老到死都不會改變的生活。 
我們不都也是一樣,如果現在算是安穩的生活突然出現一個極大變化,我們也不是會心里害怕無助,沒有一個低,不懂以后是變得好還是不好,會一直希望可以回到過去。雖然我們總要去面對的,但一開始我們不一定能接受。 
陳靜其實還想照原本的生活軌道走,但她發現陳柏青的眼神開始一直飄向窗外時,她也知道關不住他了,讓他開始增加天數出外采購,從一個星期兩天到三天......然后到每天。陳靜怕失去陳柏青,所以退縮到陳柏青身后去了。不得不讓陳柏青去做他想做的事情。 
就如陳靜自己說的:“一旦放寬標準,標準只會越來越寬。”結果陳柏青去上班了。 
“一旦放寬標準,標準只會越來越寬。”我們有時候也不是這樣對待自己,做一些事情、設立目標或要遵守自己所立下的一些規則時,每每遇到困難或者難題時,我們有時候會放寬對自己的標準,而越來越放寬的時候,會發現到我們什么都做不好。 
上班后的陳柏青開始又社交活動,體驗的東西越來越多,陳靜早就不是他的唯一,兩人在一起越來越沒有話題,甚至陳柏青愛上了女同事。陳靜發現并去跟蹤后,跟陳柏青攤派,問他不是說好“一切都不會改變的。” 
陳柏青就回她說:“我就是變了。” 
人的感情不會因為你的環境改變而變化。如果他變了,他就是真的不愛你了。陳柏青之前的世界太小,所以陳靜就是他的唯一可以跟他心靈相通的人,但是一旦他進入花花世界的社會后,誘惑多了,他就是變了。 
相愛時許下的承諾,真的一切都不會改變嗎?有多少人可以守住承諾呢?尤其現在的世界誘惑如此的多。有時候我們會怪外在的因素讓我們改變,其實真真的我們守不住自己的心,自己的心一動,所以的事情跟著變動。 
在看《怪胎》這部電影的時候,感覺電影的色彩不是像平常電影那樣的鮮艷?上網去查看資料的時候才知道這部電影是號稱亞洲首部以iPhone全程拍攝的電影,是很特別下。 
電影的結尾,讓我有點“嗯!”為何是這樣的。我就不爆雷了!
分類:健康

天亮后,我們就幸福了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逆轉的星光 第一章
  • 下一篇
  • 第一次約會就上床?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