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

分享

有艾人生 7| 後悔的事

雨陽處理完最後的工作後,關上電腦看一下手錶,已經下午五點十五左右了,趕緊收拾好東西回家去,如果在遲點他怕會塞車。途中行駛到一半,突然覺得為何今天道路那麼順暢,才意識現在是行管令的期間,許多人都是在家辦公,當然不會塞車。
他最近都在家辦公居多,今天跟同事交換,同事在家辦公,而這是他兩個星期來第一天回到辦公室上班,所以沒有反應過來。
[沒有塞車更好,可以更快回到家。]就在雨陽那麼想的時候,手機就嚮起,是弟弟的來電。
雨陽按了下藍牙耳機接聽了電話:[喂。]
[你在回家的途中嗎?]
[對呀,什麼事情嗎?]
[可以幫我去麥當勞打包一個辣味雞漢堡、一個魚柳漢堡,還有一杯可樂嗎?]
弟弟才剛說完,雨陽就看到麥當勞就在他面前了。
[幸好你現在說,我差點就要經過了,我現在過去買。]雨陽答應的說到。
[謝啦哥。]
進到麥當勞他每個都買了四份,他也喜歡吃,還有爸媽。
回到家,看到弟弟坐在沙發上打遊戲。
[那你要的漢堡。]雨陽將食物拿個了弟弟。
[買那麼多?]弟弟疑惑的看著雨陽。
[不是給你一個人的,全家人一起吃。]
雨陽看著弟弟的臉色,感覺比昨天好多了。前兩天弟弟做完化療,臉色極差也沒有什麼胃口。
[今天有胃口了?]雨陽關心的問道。
[對呀,每次做完化療,總會有一兩天沒有胃口。現在ok了。]弟弟回答道。
[那就好,我先去洗澡先,你們吃吧。]
洗好澡吃飽飯,回到房間躺在床上,看到弟弟全部所點的食物吃完,他感覺放心一些,醫生說現在弟弟的病情只能控制,除非找到合適的骨髓。
雨陽想,如果有發麼事情是他患上hiv後最後悔的事情,就是他無法幫忙到弟弟。
弟弟在去年第一次的行動管制令期間,突然一直咳嗽不好,懷疑自己中了新冠肺炎,而去醫院做檢測,除了隔離以及做了兩次檢測都是陰性,證實沒有患上冠病。醫生就要弟弟做其他檢查以及驗血。報告出來後醫生表示弟弟患上血癌。
這個消息讓全家都有些晴天霹靂!雖然如此家人都還算冷靜,弟弟也算平靜,大家開始討論要如何進行治療。醫生說除了化療吃藥外,當然第一時間就是可以匹配到適合的骨髓,這方面當然是從家人裡尋找先,如果沒有適合的才往外找,而且要登記排隊,不懂何時才可以匹配到。說到家人,當然第一個雨陽一點會被點名先去做測試,但雨陽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捐骨髓出來。
不是他不願意,而是身為hiv患者就不可能可以捐骨髓的。難道要弟弟也跟著患上hiv嗎?他去找了醫生,跟醫生說明了情況。醫生問雨陽是否要他自己告訴家人呢?畢竟醫生不可以亂透露他人的隱私。 
那時候雨陽其實想要醫生幫忙,欺騙他的父母,告訴父母他的骨髓不適合就行。雨陽怕父母受不了那麼大的打擊,一個孩子患上血癌,另外一個孩子有HIV。
但最後還是無法隱瞞下去,因為家人一直追問醫生,為什麼還不給雨陽做骨髓測驗,多次後醫生覺得也隱瞞不住了,就將緣由說了出來,雨陽也在這樣的狀況下出櫃了。他以為父母會嚴厲指責,甚至掃他出家門或者哭天喊地的,但雖然他說是因為跟男生發生關係,而患上了hiv,但他說謊了,他並沒有說他是亂約炮而已,而是跟同事去旅行好奇下發生了關係,而中招的。
就因為他說該同事是土著,他父母居然認定他是因為被人下了降頭才會喜歡上男生,然後跟男人發生關係,都是那個同事的錯,還打算找人來幫他解降雨陽想解釋也解釋不清楚,其實雨陽心裡知道,爸媽心裡不想承認兒子真的是同性戀,所以找其他藉口來讓他們心裡好過一些。不過事情就這樣過去了,父母也接受他患有hiv 一事。也沒有發生什麼家庭革命的,算是不幸中的一點點幸運吧。
弟弟知道後,也沒有多說什麼,也開始了接受一連串的治療,到目前也還是沒有遇到匹配的骨髓可以移植。弟弟看起來雖然跟勇敢,淡然,但雨陽知道弟弟很辛苦,尤其每次做化療的時候,會出現許多副作用,沒有胃口吃飯、頭痛頭暈、貧血、失眠等等。而且這樣的治療還要繼續一段時間,好消息是,弟弟的病情控制的很好。
雨陽每次都在想,如果自己自愛,不要被慾望控制,不亂搞就不會患上hiv,也許現在他能捐骨髓給弟弟,可以讓弟弟盡早的康復。免受這些痛苦的過程,雨陽一直在想,弟弟心裡是有些埋怨他的吧,雖然他沒有直接當面指責他。現在他只能將弟弟照顧好,滿足弟弟平常想吃什麼,想做什麼,當弟弟住院進行化療的時候,他也盡量一有時間,都是他去照顧。
現在雨陽唯一希望,就是弟弟的病情可以控制住平穩,早點有適合的骨髓可以移植。
[雨陽,洗好澡了嗎?下來吃飯了,你的漢堡包都快涼了,當下不好吃了。]樓下傳來媽媽喊他吃晚餐的聲音了。
[好,現在下來了。]
雨陽下樓來到餐廳,看到爸媽跟弟弟一邊吃著漢堡,一邊談笑風生好歡樂溫馨,他心裡希望這一幕可以一直存在很長很很長很長一段時間。
分類:親子

天亮后,我們就幸福了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逆轉的星光 | 第十四章
  • 下一篇
  • 折書稿 |困住你的是誰?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