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 1

分享

生活片段 | 我弟弟是乩童


我弟弟是一名乩童,嚴格來說他不是我親弟弟,是我們爸媽的干兒子。
弟弟是我小姑的最小孩子,我說的小姑是我公公的最小妹妹,從小習慣叫他小姑,正確的輩分叫法我從來都不知道。弟弟據說因為命里克父母,就拜認我爸媽為義父義母。我聽媽媽說,這個拜認識跟正式的,有先向神明稟報,也擺酒席等。
弟弟會當上乩童,當初也不是他自己選擇的,而是被神明選中,他也抗拒過,但最後還是接受。先說我們的家族也是滿特別的,我從未見過的婆婆,是一名問米婆婆是一名問米婆,她很準確的告知我父親說,她會比公公先走,她去世後公公還可以活很長命,要父親不用擔心沒有人可以孝順,我公公真的活到九十多歲。
而我小姑也是一名乩童,記得小時候,父母在一些特定的日子都會帶我去小姑家“問事”,而我跟弟弟以及其他小孩們都在外遊玩等待大人問完事情。
當小姑去世後,神明就認為弟弟的體質以及因緣關係,適合當乩童,就這樣弟弟就從十多年開始,從未結婚就當上乩童到現在有7個小孩。
弟弟只在特定的日子下童,當然這些日子是經過神明指示的,不是天天都有下童問事情,而且也沒有建設一間廟宇,跳童的地點最初是在弟弟親姐姐的家,近期在自己家。就是擺了一個神明桌點了香就可以請神。
一晚可能有兩到三為的神明就附身,有濟公、伯公、華佗等。這十年來,因為信仰關係,爸媽因為不想我涉入太多,爸媽覺得他們以前就參與了,也是責任關係,他們繼續參與就可以。所以大多數都不讓我跟隨,所以那么久以來,我只去過兩三次,對于弟弟如何跳童,我其實不太有印象了。
所以具體他們問了什麼,我也不太清楚,家人想告訴的,自然會告訴我,但神明也幫助了我們家不少事情,化解了我們家許多的危機,還是心存感謝的。
記得弟弟在跳童的時候,不一樣的神明上來,說話動作的語氣也全然不同。感覺神明們也是來修行的,提供的除了問事外,還有問診針灸服務,但除了自己帶水果或者一些吃的東西、香以及針灸的針外,並不需要給香火錢,也不用花錢來買任何護身符,都是免費給。
而且來問事的人都是親戚朋友,極少給與外人來,也得話也是親戚朋友帶來的。弟弟也沒有因為許多人來問事,而賺到錢。
對於這些有些人是不相信,或者也不確定來的是真的神明,還是其他的靈,當然有人認為是迷信。但相信這是一個信仰,但在困惑無助時可以幫助到安定心情,或者一個可以給到一個希望。
不管我們信,半信半疑或者不信,我們都應該要擁有敬畏的心,要敬天地、敬鬼神。但就如父親說的,我們要有敬的心,可以信,但不要迷。
分類:親子

天亮后,我們就幸福了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生活片段3 | 共情傷害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